• 更新时间:2019-07-20
  • 风不鸣点点头:“宸墨说得有些道理。勾陈为土,而我玄武为水,虽然五行大陆现在天灾不断,但相对来说,我玄武国的确是最早开始发生变化的。说句不该说的,我风家的生意对皇室很重要,如果我这个继承人出事,风家即使不会一蹶不振,再培养一个新的继承人却需要花费不短的时间。表面上他们是冲我而来,实际上,却是冲着风家,甚至冲着皇室!”本来事情可以变得简单,可是如今呢?

  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宋名扬叫上宸墨,一起把风不鸣从雨中抬回了草棚,这架势把哼哼唧唧的紫小雷吓了一跳。这才多久没见,风大小姐居然变成这样了?

    “那么,万一遇见怪物,勾陈国的武者们平时又是怎么战斗的呢?”宸墨郑重地点头,说道:“对。传闻枫叶与艾叶衣如其名,我看了昨夜的衣摆碎片,正面是艾草的颜色,背面亦是艾草背面的灰白色。而且我与慕姑娘均已在沫汀城见过枫叶,二人的确一模一样。”